波叔一波中特另版|071期一波中特
首頁>文藝評論>評論要聞

從“文化自知”到“文化饋贈”

時間:2019年04月0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楊虎
0

從“文化自知”到“文化饋贈”

——樹立“文化自信”需要注意的五個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全黨在新時代里全新的偉大歷史任務,是要帶領全國各族人民最終實現讓中華民族“強起來”的偉大復興之夢。經過中國共產黨和全國各族人民的長期奮斗,我們國家的經濟、軍事等方面的“硬實力”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在有些方面還走在了世界前列,發展的速度和成就,改變的深度和廣度,讓全世界為之矚目和“點贊” 。作為一個“舊邦新命”的大國,中國再次崛起、全面復興的光輝前景已經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在我們面前。這讓當代的每一位中華兒女都備受鼓舞,無比自豪。

  但我們也知道,決定一個國家是否真正強大、是否具有積極世界影響力的因素,除了顯在的“硬實力”以外,文化這種潛在的“軟實力”更為重要,甚至是一種起著決定性作用的關鍵因素。2016年7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進一步指出,“堅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就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而在“四個自信”中,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說到底,堅持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就是要堅持文化自信。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他又特別指出:“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

  回顧歷史,就會發現,近代以來,由于國勢衰微、民族危機空前嚴重等現實問題的存在,中國這個從來沒有過文化自卑感的國家,面對現代化的世界潮流,出現了嚴重的包括文化危機在內的社會危機,文化危機的重要表現之一就是文化自卑和對傳統文化的自暴自棄。大致梳理一下,可以看出,近代以來,國人對自己的文化尤其是傳統文化的態度,經歷了“看不起、看不到、看不懂”的尷尬歷程。但在現實中,我們仍發現,優秀傳統文化仍然是我們向外傳播中國“軟實力”的主體內容,仍是建設當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堅強基石。因此,在“文化自信”思想引領下進行偉大的“文化建設” ,將是各項偉大工程中的重中之重。

  在實踐層面,筆者認為,對于身處新時代的中國人來說,要切實做到、做好“文化自信” ,就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和引領,努力做到并做好文化自知、文化借鑒、文化反省、文化創造、文化饋贈。

  文化自知 

  文化自知,即要看得懂自己的文化,對自己的文化有“自知之明” ,正確、全面地了解它的來歷、形成過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發展的趨向,在此基礎上,帶著一種“溫情與敬意” ,堅定地認為,我們的優秀文化是有價值的,由此而樹立必要的文化自尊。只有知之深,才能愛之切,這應該是“文化自信”的前提和根本。如果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對自己的文化一無所知,或者所知甚少,甚至是所知有偏頗、有錯誤,那么所謂的“文化自信”就只能是文化無知、文化虛驕。

  如何正確、全面地了解新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從縱向來看,有三方面的文化根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進文化,這都需要我們深入學習,全面了解。從學習的對象來看,既包括書本上、課堂上的文化,更包括現實生活中的文化。前者要求我們讀萬卷書,尤其要熟讀經典,加強理論學習,后者則要求我們行萬里路,深入群眾,加強調查研究。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按照梁漱溟先生的觀點,文化就是人們生活的樣法,我們要切實了解中國當代文化的發展狀況,后者尤其不可或缺。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那樣:“要重視調查研究,堅持眼睛向下、腳步向下,了解基層群眾所思、所想、所盼,使改革更接地氣。 ”這一點,對于理論工作者而言,顯得更為重要和必要。

  文化借鑒 

  文化借鑒,即在承認自己的文化有價值的同時,也尊重別人,放眼看世界,虛心、積極地汲取別人的長處,為我所用。文化自信絕不等同于文化自閉,拒絕學習別人只會走上封閉僵化的老路。費孝通先生曾提出“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文化理念,即各個國家和民族都自知、自尊、自美自己的文化,同時也以和平開放的態度了解、尊重、欣賞別人的文化,厚此而不薄彼,交流融合,就會形成和諧、美滿的大同世界。

  美國人類學家博厄斯指出:“人類的歷史證明,一個社會集團,其文化的進步往往取決于它是否有機會汲取臨近社會集團的經驗。 ”陳寅恪先生有一個重要的論斷,唐代的崛興,盛唐氣象的形成,與當時南北文化的深度融合息息相關:“李唐一族之所以崛興,蓋取塞外野蠻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頹廢之軀,舊染既除,新機重啟,擴大恢張,遂能別創空前之世局。 ”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清代中后期最高統治者的“天朝上國”心態和閉關鎖國政策,直接導致了清代的盛極而衰。

  近代以來,中國在外力的推動下,開始了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的轉型與變革,在文化上,則開啟了“西學東漸”的進程,最終,“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 。今天看來,正是馬克思列寧主義這種最科學、最先進的西學思想的傳入和中國化,讓中國的方方面面都發生了巨大而深刻的變化。今天,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我們絕不能否定自我,全盤西化,更沒有理由孤芳自賞,拒絕交流,比較中允的態度,應該是立足本土,放眼世界,學習、借鑒、吸收優秀的外來文化,取精用宏,洋為中用。

  文化反省 

  文化反省,即通過文化自知、文化借鑒,深入分析、反省自己的文化,愛而知其丑,勇于承認、正視、改進自己的不足。辯證法認為,所有的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文化也是如此,既有精華和神奇,也有糟粕與腐朽,我們應該區別對待。比如,傳承數千年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無疑是前人留給我們的一筆極為寶貴的文化遺產,但其中也有明顯的缺點,比如缺乏實證科學和民主傳統。傳統文化也有很多不適應時代發展要求的地方,必須進行創造性的轉化和創新性的發展,使之與現實文化相融相通,共同服務以文化人的時代任務。

  歷史上我們曾經因為自我封閉、自我陶醉、自我膨脹的盲目自信和閉關鎖國、故步自封的文化政策,導致文化乃至社會發展陷入重重危機。今天我們仍要高度警惕這樣的文化心理。同時,我們還要警惕并避免另外一種情況,就是自近代以來對自己固有文化的輕視、否定與破壞,甚至給傳統文化貼上無用、沒落、反動的標簽,最終導致傳統文化的邊緣化以及文化傳承的斷層。與此相伴的,則是對外來文化的過度推崇,認為凡是外來的就一定是好的,就一定是優于我們固有的,甚至主動用外來文化的視角和標準來評判、裁量自己的文化,這必然會導致文化心理上的“崇洋媚外” ,加深文化自卑感。這種情況,曾經在當代大學教育的改革發展中表現得十分突出。有鑒于此,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在北大師生座談會上明確指出,可以借鑒國外有益做法,但必須扎根中國大地辦大學。

  此外,我們也要清醒地看到,我們的教育、科技、文藝、出版等方面雖然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高水平、高質量、具有廣泛影響力的文化產品的數量仍顯不足。以筆者從事的出版研究為例,版權貿易情況是衡量一個國家文化軟實力重要指標之一,近二十年來中國的版權貿易整體上呈逐步增長趨勢,圖書版權逆差逐年縮小,引進/輸出比已經從2001年的12 . 63比1,下降為2017年的1 . 61比1。版權輸出方面,經典版權貿易案例逐年增多,如《狼圖騰》及莫言、劉慈欣、曹文軒等著名作家的作品版權輸出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業績。但從整體來看,中國版權輸出的圖書種類仍然很有限,目前仍以中國傳統文化為主,氣功、保健、中醫、餐飲圖書居多。與歐美、日本等出版發達國家層出不窮,反映新思想、新學說、新發現的優秀出版物相比,我們出版物的世界影響力還有一定的差距。

  文化創造 

  文化自信的根本保證和堅強基石是能源源不斷地推出優秀的文化產品,對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自信,來自于優秀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產品,沒有或者缺乏這樣的產品,文化自信就會成為無源之水。一言以蔽之,得拿當代中國人創造出來的文化產品來說話。

  一方面,我們應該在繼承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先進文化的基礎上,扎根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與時俱進,推陳出新,洋為中用,守正創新,在各個領域不斷推出更多既能體現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又符合時代要求、民眾所需、世界潮流的當代文化產品,不斷鑄就中華文化的新輝煌。

  另一方面,根據瑞士心理學家榮格“文化的最后成果是人格”的觀點,除了物質、精神、制度層面的文化產品以外,還得通過學習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途徑,努力培育出新時代的新國民,讓“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高尚其道德,美好其形象”成為每一位中華兒女的自覺追求和獨特氣質,用良好的國民素質和形象贏得世人自發的尊重。

  文化饋贈 

  文化饋贈,這是袁行霈先生1998年在北京大學舉辦的漢學研究國際會議上提出的重要概念。袁先生解釋說:“文化的饋贈是極富活力和魅力的文明創新活動,各個民族既把自己的好東西饋贈給別人,也樂意接受別人的饋贈。饋贈的態度是彼此尊重,尊重別人的選擇,絕不強加于人。饋贈和接受的過程是取長補短、融會貫通。饋贈和接受的結果是多種文明互相交融、共同發展,以形成全球多元文明的高度繁榮。 ”

  按照筆者的理解,在我們以“拿來主義”“洋為中用”的前提下,接受外來優秀文化的饋贈時,我們也得持續主動“走出去” ,以平和、開放、友好、不卑不亢的心態和方式,將自己最優秀的文化成果介紹、推薦、贈送給別人,講好中國故事,貢獻中國智慧,展現中國形象。這不是強制性的文化輸出,也不是純粹功利性的產品貿易,而是一種從“獨樂樂”到“眾樂樂”的文化互惠活動,這樣的態度和做法,能為構建新時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更為深遠的貢獻。

  《詩經·大雅·文王》云:“周雖舊邦,其命維新” ,其意有二:一是周雖然只是一個古老的邦國,但她在得到上天的護佑后就煥發出了全新的氣象。二是周雖然只是一個古老的邦國,但使命卻在于革新。中國作為一個古老的國家,經歷過多少艱難困苦、民族危機,但其文化從來沒有中斷過,這必然有其過人之處。在今天也一樣,雖然國際競爭日趨白熱化,發展道路上的問題也不少,但只要保持定力,守正創新,就一定能夠迎來光明的前景。“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進入新時代,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擁有了文化自信和文化實力的中國人,必定會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天地之間描畫出最美好、最壯闊的文化圖景。這既是我們美好的夢想,也是我們光榮的使命!

   (作者為北京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副院長、新聞與傳播學院現代出版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編輯:邱茗)
會員服務
波叔一波中特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