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叔一波中特另版|071期一波中特
首頁>首頁幻燈

《三體藝術插畫集》:看見劉慈欣的三體世界

時間:2019年04月1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金 濤
0

紅岸 芒 朔 繪

水滴 李超雄 繪

  假如把劉慈欣的《三體》二維化,用畫筆描繪出來,會是什么樣?什么是“銀河系燦爛地延伸”?三體人脫水卷成卷兒長什么樣?二維化怎么畫?巨大的空白,沒人知道,甚至無從想象……

  一年前,專業科幻文化品牌“未來事務管理局”,專業國漫IP創作運營企業森雨文化和致力于擴充“三體”系列的故事空間、聯合各領域熱愛三體的創作者、打造屬于中國科幻“IP”的“三體宇宙”一起,經過研究《三體》里30多個適合視覺表達的情節點,邀請了100多位藝術家進行創作,最終有111幅插畫被收錄進《三體藝術插畫集》,成為迄今為止能找到的關于三體最頂尖的視覺想象。

  《三體藝術插畫集》封面采用青年插畫師李超雄手繪的“水滴”,展現“水滴”攻擊人類戰艦之前的瞬間,西子略向后傾的身體與驚恐的雙眼攝人心魄。李超雄說:“繪制過程中最難的是西子面部表情的表達,這直接關系到這張畫成功與否。在觀察‘水滴’啟動前的一刻,我想西子的表情應該是恐懼中帶點絕望的,反復修改了好幾次,確實比想象中難把握,表情畫過頭了就會變驚悚,畫得不夠就會變成瞪著眼睛,只有驚奇,其實在繪制過程中這些情況都出現過,繪制大部分時間都花在這里。”

  劉慈欣《三體》里“水滴”的情節美麗而殘酷,成為最震撼李超雄的情節之一。人類為了生存,通過好幾代人奮斗做好了面對三體艦隊任何形式的戰斗準備,所有的努力只為這生死存亡的一戰。可是龐大的艦隊卻被細小、優美的“水滴”瞬間消滅殆盡。“開始便是結束,沒有給人類留下半點博弈的機會。看這段時,我心里唏噓不已,腦海里的畫面感特別強烈,文字中我仿佛聽到某段旋律正在響起,旋律很慢很優美,背景卻若隱若現地伴有呼叫和爆炸聲。如果這是一部電影,我想我畫的就是關于‘水滴’啟動、背景音樂響起的那一刻。繪畫創作是需要源頭的,可能是文字,可能是音樂,也可能是別的意境的東西。這里已經有了文字和音樂,剩下的就是我如何去表達它了。”

  創作中,森雨文化給了插畫師很大的發揮空間,他們希望每個插圖師盡量把自己的風格發揮出來。李超雄幾乎把所有的想象都用在西子臉部刻畫上。至于太空服的展現,他做了一些資料收集,但最后基本都沒有用,因為現實的太空服太過笨重,他只參考了一些基本結構,做了一些放射圓的紋理,同時加強了太空服和“水滴”在畫面上的效果。

  李超雄的《水滴》從構思到完成花了3個星期,通過繪畫去表達文學作品,他覺得最難的是選擇切入角度,“仿佛任何角度都可以,也仿佛都有不足,畢竟三體世界太宏大了”。

  在很多人看來,《三體》在視覺領域的魅力,是用文字塑造了無數個“超越日常視覺體驗”的情景,這也成為創作插畫作品要克服的巨大難題之一。為《科幻世界》畫了20多年科幻插畫的徐曉東說,為《三體》做插畫最大的難度在于“沒什么可畫的”,對于這么一部作品,“無論是降維打擊、‘水滴’還是人類艦隊,畫出來都感覺小氣了一些”。

  劉慈欣也說過:“我從來沒有用文字真正地把自己想象的畫面表現出來,一次都沒有過。你們在我很早的短篇小說中仔細一看,就能看到焦慮感,我拼盡全力想用文字把自己的想象表現出來……至少對我個人來說,文字是迫不得已,沒有辦法。”

  三體的視覺表達充滿挑戰,但創作者相信,一旦進入藝術的領域,可以在繪畫中使用各種超越日常體驗的手法,這就接近了《三體》的氣質——那些難以被擬真、合理、可信的場景,在夢幻、狂野、寫意的創作中,都可以得到最完美的體現。

  插畫師“機械卷軸”繪制的是降維打擊這一場景,在他的想象中,“一張畫面里既有各個情景,又在不同的時間和緯度,呈現一種既統一又錯亂的二維坍塌效果”。他坦言,這幅作品直接翻譯并重新解構了達利的《佩皮尼昂火車站》,而達利這個作品又是解構了米勒的《晚鐘》。“這次的創作除了表達我對達利的鐘愛,同時也希望把現代藝術的解構、拼貼、挪用等手段融合在作品中,讓讀者體會到了解藝術脈絡的樂趣。最后我把畫面中的達利換成了我自己的臉,也算留了個有趣的彩蛋,如果可以,我希望在降維打擊中死去,那會多么絢麗而不凡!”

  插畫師“螞蟻-仙森”創作了水滴摧毀艦隊這個畫面:“在我的感受中就像一根細長的針刺穿心臟一般,在浩瀚宇宙中帶來的恐懼和冰冷遠遠蓋過了疼痛感。那一刻是非常血腥的,所以我更愿意用淡粉色去代替那血腥的場面,更希望在太空中有光照帶來一絲溫度。靈感來源于一次喝雞尾酒時,看著杯中粉色的酒,上面還有零星的冰塊,燈光直射在酒杯上方,仿佛是一個小行星帶,冰塊底下的氣泡酒更像是太空的星河。這個畫面讓我聯想到這次創作作品的場景。”

  《三體》的多元性讓創作者在其中能想象到各種畫面:漂亮的宇宙奇觀、巨大的毀滅、人類之間的沖突……在插畫師“滾燙太陽鳥”看來,《三體》可以是一部災難片,一部諜戰片,一部風光片,一部戰爭片,或者一部悲喜劇。“大劉寫這個作品的時候留了很大的口子,他只描寫了冰山一角,后面你想怎么樣都可以。這本書非常厚重,如果要呈現它,一個人是做不了的,必須是找很多藝術家,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一起搞。多元化和差異性就是《三體藝術插畫集》這個項目的精髓。大劉的文字有巨大的信息量,有許多驚人的點子,所以這本畫集才能調動這么多人,這是對它本身一個非常重要的證明——來自完全不同領域的人都對《三體》有想法。”

  《三體》的巨大魅力,讓繪制插畫的參與者們既能找到自己發揮的空間,又有足夠的表達欲望,更蘊含了未來無限的可能。在《三體藝術插畫集》策劃者看來,讀者即將拿到的這本畫集只有174頁,也許它并不完美,因為這只是漫長旅程的0.1%。《三體》有3冊,繪制成圖像,就應該有30冊,300冊,到那時,也許才會出現一幅令所有人都滿意的畫作。

(編輯:王少杰)
會員服務
波叔一波中特另版 乐发电子娱乐平台 11选5的技巧 逆袭分分彩智能做号软件下载 玩pk10输了30万想死了 球探体育比分破解版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一走势图 复式投注价格表 吉林时时几点开奖时间 北京pk10定位胆技巧 快乐飞艇冠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