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叔一波中特另版|071期一波中特
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評論

高興只會用“哈哈哈”:我們的表達能力“斷檔”了嗎

時間:2019年04月08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0

 【智庫答問·關注網絡時代的表達匱乏 系列訪談之一】

  寫在前面

  聽說讀寫是我們認知交流、表達思想的重要能力,從聽說讀寫的狀況,可以窺見一個人、一個民族的文化素養與精神世界。隨著信息化、新技術等因素對社會生產、生活方式的深刻影響,人們聽說讀寫依托的載體和工具也在發生巨大而深刻的變化,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帶來了語言貧乏、提筆忘字、淺閱讀盛行等一系列問題。這些問題,輕說是個人小事,重說則是文化大事,關系國人富足精神生活的構建,關系中華文化的傳承發展,需要我們重視和反思。光明日報以“微博挑戰賽”、光明夜讀等形式就此話題與網友展開互動,并從網友討論中梳理出關鍵問題,邀請智庫專家逐期解答。

  本期嘉賓

  北京語言大學原黨委書記、語言資源高精尖創新中心主任 李宇明

  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南開大學出版社社長、總編輯 劉運峰

  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王燦龍

  “每個時代都在使用語言的同時創造語言”

  光明智庫:有人曾對古今表達做了一番對比:古人形容人漂亮可以用“玉樹臨風”“顧盼神飛”,我們只會說“高富帥”“白富美”;古人表達悲傷用“我心傷悲,莫知我哀”,我們只會用“藍瘦香菇”……但也有觀點認為,今天的網言網語也是一種創新,傳情達意也很豐富。在您看來,我們的語言到底是越來越貧乏,還是越來越多樣?從個人語言運用情況來看呢?

  李宇明:從語言本身來看,肯定是越來越豐富。每個時代都在使用語言的同時創造語言。

  但在個人表達方面,的確有一部分人會感覺語言貧乏,只會幾種有限的表達方式。尤其是年輕人在網絡上表達時,常常使用流行語。我問過一些年輕人,他們是覺得有時候會想表達卻“找不到詞”,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有這種感覺。

  劉運峰:我也認為,語言是隨著時代發展而不斷發展的,我們現在的很多語言是時代產物,幾乎每天都在產生新詞語。

  個人語言運用是存在貧乏、單調甚至生硬的問題。我經常想,同古人相比,我們的科技進步太快了,但我們的表達能力,對人和事物的觀察、感知能力,文學藝術的創造能力、鑒賞能力卻沒有同步提高。古人可以用“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來描寫早春景象,我們大多只能用“春天來了,大地吐綠”或“春風吹來,感到暖融融的”來表達。

  王燦龍:我們今天讀到的詩詞歌賦,是古代文人的嘔心瀝血之作,不是當時的即興口語表達。“玉樹臨風”“顧盼神飛”是書面語體,今人說的“高富帥”“白富美”是網絡流行語,主要用于口頭表達,不能拿兩者簡單類比。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話語系統。評價一個時代的話語,標準很關鍵。自從白話文成為書面語言形式以來,從政論文章到文學作品,再到法律文件、科研報告等,都能很好地滿足表達的需要。古代的詩詞歌賦的確語言優美、韻味悠長,但我們不能僅僅以此為參照來判斷說今天語言貧乏。

  表情達意方式增多,關鍵在如何使用

  光明智庫:有網友表示,由于互聯網時代有著同質化表達的網絡氛圍,要求更加直接和簡潔的表達,造成了語言貧乏。您覺得社交軟件、網絡的應用有沒有導致語言貧乏,社會環境和時代發展是否加劇了這種現象?

  李宇明:過去,書面表達是很慎重的事,比如給遠方家人寄信,還要專門請教書先生幫忙。現在除了給報紙投稿、撰寫論文,其他情況下,很多人都是通過手機即時表達。這種頻率和過去明顯不同,也就顯得不那么鄭重了。

  劉運峰:如果說社會環境和時代發展加劇了語言貧乏,恐怕有些武斷。但可以說,社交軟件和網絡平臺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它開闊了人們的視野,拓展了交往空間;另一方面,使人在表達方面變得懶惰、隨意。比如,書信這種人際交往方式,對語言表達的依賴性非常強。寫信時,要考慮收信人的身份、感受,要字斟句酌、文從字順,要表述準確、講究格式,這無疑是對語言表達能力的最好訓練,但互聯網時代的通信太發達了,我們幾乎不寫信了,逐漸也就變得不會寫信了。

  王燦龍:應該承認,有一些公眾號推送的文章文質兼美,讓大眾在思想、知識、語言表達等方面都深受教益。雖然自媒體上會有一些糟粕,但不能簡單地認為社交軟件和網絡平臺會導致語言貧乏。其實,新媒體、自媒體的產生使社會大眾有更多閱讀和寫作的機會。面對良莠不齊的閱讀文本,關鍵在于如何引導,而不能簡單地予以否定。

  光明智庫:在微信聊天的時候,很多人會選擇發一個表情包,看似“一切盡在不言中”,但這樣一來,我們通過運用豐富語言表達多元、細膩、個性化感情的機會是否變少了?

  劉運峰:在社交媒體大行其道的當下,人們往往是發表情包、圖片的多,發文字的少;即使是文字,也大多不完整。表情包也都是復制轉發,千篇一律。剛開始還覺得新鮮,但收到多了,就司空見慣甚至產生反感。這就如同春節期間收到的拜年信息,大多都是復制群發,讓人感到缺乏誠意,效果適得其反。

  王燦龍:微信表情包都是在表達很簡單的意思。如果事情很復雜,僅僅使用表情包是達不到交際目的的。人類的語言交際其實一直有“表情包”的使用,比如擠眉弄眼、點頭擺手、哈哈大笑等,只不過因為現在有新媒介,我們將其符號化了。“表情包”雖是體態語和其他副語言手段的符號化,但是受場合、對象、表意等的限制,承載不了語言文字使用的全部功能。

  李宇明:過去,我們主要用的是文字和語音等溝通方式,畫圖表意的情況很少。全媒體時代新增了更多元的方式幫助我們表情達意,整體來看是一種社會進步,關鍵問題在于我們怎么使用它。

  舉個例子,表情包也會造成一些誤解,比如微信第一個表情是微笑,年齡大的人喜歡打兩個微笑,但年輕人可能認為這是一種冷漠,類似于“呵呵”之意。有一位研究新媒體的教授說他遇到過這類情況:有個學生交作業,他覺得不錯,就發了兩個“微笑”表情,但這個學生卻驚慌失措,覺得自己很認真對待作業了老師為何“看不上”?老師也很驚訝,說我覺得很好啊。

十多名文學愛好者在陜西省漢中市洋縣草壩村的油菜花田邊舉行賽詩會。劉關關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從整體看,隨著社會發展,這種多模態的產品會不斷發展。現在語言學家正在研究這種多模態對人類認知和情感表達的作用,把它稱作“超語言表達”。對于新生事物,我們要有開放的心態,新技術、新手段反映的是時代的智慧。

  應主動提升閱讀品位和檔次

  光明智庫:在前段時間熱播的《中國詩詞大會》上,點評專家康震多次感嘆詩詞反映了古人豐富的感受力和想象力,引起了很多共鳴。您覺得現代人面臨的語言貧乏與文化素養是否相關?

  劉運峰:杜甫詩中說“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下筆”最終要落實到語言表達上。讀書,尤其是紙質書的閱讀,對一個人的成長來講,是潛移默化的過程,是一種“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生命體驗。具體到語言表達也是如此。不讀書或是讀書少,就沒有或者少有詞匯的積累,就不能準確表達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就更談不上豐富性、形象化的表達。

  李宇明:“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讀書就是人的源頭活水。然而,現在年輕人沒有那么多時間閱讀經典原著了,他們在高考前可能下過功夫背書,在大學前幾年還能讀一些書,但之后的閱讀主要是工具性、職業化的。顯而易見,這種閱讀無法轉化為一種文化積淀。

  我在參加中小學語文教科書編寫審查活動時,發現選文非常困難,特別是選當代文。因此,我希望作家能寫出更加優秀、適合青年人閱讀且帶有范文性質的作品。

  當然,年輕人是網絡的“原住民”,接觸的多是網言網語,表達能力還有待提高,但這是寫作的能力問題。文學環境、語言環境需要提升,年輕人也應當主動提升自己閱讀的品位和檔次。

  劉運峰:我有一個非常深切的感受,現代人物質生活極大豐富,但精神層面的東西卻遠遠沒有跟上。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現在,我國高等教育即將邁入普及化階段,有很多人學歷很高,專業能力也很強,但卻缺乏基本的文化素養。和前人相比,我們在文化素養方面存在明顯差距。比如數學家蘇步青可以不借助工具書讀《左傳》,對書法、詩詞也頗有造詣;橋梁專家茅以升的書法能夠達到專業水平;化學家張子高喜歡收藏古墨,所寫的考證文字堪稱一流,其小楷達到令人嘆為觀止的境界。現在擁有各種頭銜的人車載斗量,但是像蘇步青、茅以升、張子高這樣學有專長而又具備很高文化素養的人又有多少呢?

  使學生成為“博雅之士”“通用之才”

  光明智庫:對于這種語言表達相對匱乏的發展趨勢和現狀,您是否會憂慮?要扭轉這一現實,我們該從何發力?

  王燦龍:就這個時代的話語系統來說,我沒有什么可憂慮的,因為我們的詞匯系統、語法系統和文字系統完全能夠滿足社會的需要,而且會隨時代的發展而發展;不過,當前社會整體的語言文字應用水平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就拿受過高等教育的群體來說,有一部分人的人文素養和語言表達就存在一些問題,難以很好地滿足工作生活的需要。造成這種現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個原因是“重理輕文”。

  要想提高社會整體的語言文字應用水平,就必須進一步加強中小學的語文教學,從小培養學生對語言文字的興趣,使他們熱愛語言文字,加強人文修養,提高語言文字的運用能力。

  高校雖然開設有“大學語文”課程,但總體教學效果不是很好。我認為,“大學語文”課程需要改革。清華大學開設的“溝通與寫作”就是一種很好的嘗試,值得點贊,也值得推廣。此前我就曾經設想過在大學開設“通用寫作”課,讓各高校根據專業特點和學生情況確定教學內容和形式,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劉運峰:我所擔心的是,隨著科技的突飛猛進,人們對技術的依賴會越來越強,而主觀能動的表達會越來越少。長此以往,感悟能力、認知能力、鑒賞能力、想象能力、創造能力都會下降。

  專業教育固然重要,但素質教育永遠是第一位的。我們的培養目標,并不單純是某個領域的專業技術人才,而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人的素質除了政治素質、道德素質、身體素質等之外,很重要的一項就是文化素質。提高學生的文化素質,主要靠讀書這一途徑。學校、教師要通過各種方式引導學生多讀書、讀好書,廣泛涉獵古今中外的名著名篇,吸收各種各樣的文化科學知識,不斷提升學生的綜合文化素養,使學生成為“博雅之士”“通用之才”。

  李宇明: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用詞典雅,而是會說話。說話是一門很重要的藝術,從古希臘開始,修辭學、演講學就是一門很重要的學問。現在我們要關注說話,怎樣在不同場合,與不同的人用合適的話語交談,這是整個社會都需要關注的。

  全民口語表達是一門大課,比如家長不應高聲指責孩子,應當同孩子平等對話;幼教老師、中小學老師都應該學會與學生平等地交流對話。因為學生學的是家長、老師的語言,當他們居高臨下地談論時,學生也會“學以致用”。所以,學會小聲說話、用心傾聽,十分必要。

  項目團隊:

  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晉浩天、周世祥、王遠方、馬雪、王斯敏、李曉、蔣新軍

(編輯:高晴)
會員服務
波叔一波中特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