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叔一波中特另版|071期一波中特
首頁>文聯要聞

中國劇協舉辦第七屆全國優秀小戲小品展演

時間:2017年11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 夢

  第七屆全國優秀小戲小品展演眾多基層院團、接地氣作品參演,點評專家表示——

讓好作品成為觀眾走進劇場的橋梁

  “木偶本來沒有情感,表演者要通過手中的操作把人物內心的情感表達出來。隨著技術的改良,木偶能做的動作越來越多,表演者的操作越來越精細,木偶戲表演更豐富,又有‘偶趣’蘊含其中,我們希望這次展演能讓更多觀眾了解它、喜愛它。”福建省晉江市掌中木偶藝術保護傳承中心副主任、省級非遺傳承人蔡美娜說。

  第七屆全國優秀小戲小品展演近日在江蘇張家港舉辦,掌中木偶戲《施公斷案》第一次參加展演即獲觀眾歡迎和專家好評。蔡美娜告訴記者,選擇《施公斷案》,是因為它弘揚了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孝道,情節完整、有趣味,行當比較齊全,在唱、念、做和音樂風格上,體現著南派木偶的表演特點。

  目前,木偶戲已列入世界非遺名錄,蔡美娜所在的傳承中心既有小戲,也有兩三個小時的大戲,針對不同需要,都會有相對應的劇目。她除了旦行,也會演生、丑等行當,表演時除了手上的操作,還要以不同的聲線塑造不同行當的人物。

  記者了解到,此次小戲小品展演有400多個節目報名,最終選出了40多個節目,和上海、深圳、東莞、張家港4個創作基地的推薦劇目一同展演,共有20多個小品、30多臺小戲與觀眾見面,涉及20多個劇種。掌中木偶戲、青海平弦等劇種是第一次參加展演,漁鼓戲、東路梆子等劇團,都是這些劇種唯一的劇團。參演團體中,基層院團占80%。

  展演期間,京劇《草芥》、河北梆子《喜榮歸》、掌中木偶戲《施公斷案》、花鼓戲《補課》和黃梅戲《審舅舅》、吉劇《誰是英雄》、高甲戲《界樹下》、漁鼓戲《老邪上任》等劇目獲得了觀眾和專家的普遍認可。

  點評專家、青年編劇張華介紹,京劇《草芥》的編劇只有31歲,技巧十分嫻熟,對兩個人物“窮生”“捕快”刻畫生動、有個性,在諷刺、荒誕中蘊蓄思想內涵,舞臺呈現簡潔漂亮,“從一度創作到二度創作都沒掉鏈子”。河北梆子《喜榮歸》本來是一出傳統戲,但融入了現代觀照,有間離感,古代的、現代的思想意識結合在一起并不突兀,人物跳進跳出,現代人對一出傳統戲的追問和思考令之生輝。掌中木偶戲《施公斷案》舞臺呈現完整、有意趣,不是直接批判“不孝”,而是讓施公不斷追問“兒子”“家里少了什么”,循循善誘下,“兒子”終于想起出走的母親,張揚了孝道的自覺。花鼓戲《補課》宣揚尊師重教,老師“教不嚴師之過”的自責深深打動了觀眾的心,學生的扮演者表演有感染力,拉近了與觀眾的距離。“戲劇寫的是人情、人性,沒有這些作為支撐,道理單擺浮擱在那兒,觀眾就不入戲,拉近了以后,人物和觀眾建立了人情關系,道理就容易接受了。”張華說。

  中國文聯戲劇藝術中心主任薛金嶺介紹,近些年,人們能看到的傳統意義上的小品、戲劇意義上的小戲越來越少了,一些電視節目、商業演出中的小戲小品往往是段子拼接、一味搞笑,真正塑造人物、有戲劇性的小戲小品并不多見,“現在人們生活節奏快,半個小時之內,能欣賞完整故事,又能了解劇種特點,知道什么是戲劇的起承轉合,小戲小品是很好的方式。”

  “人們一般常見的是晚會小品,但是晚會、綜藝節目會有一些限定,比如歡快的、家庭題材的,創作空間就會變窄,陷入套路。我們希望創作者思路拓寬,題材更廣泛,主要的標準應該是美。”張華說,這些作品展演之前,都經過了專家的修改,一些基層院團、業余演出團隊還把握不了何為“戲劇之美”,需要不斷修改,長期演出打磨,才能磨練成熟。

  張華說,小戲因為“小”,制作經費低、演職人員少,更容易貼近生活、貼近觀眾,作品在展演中完善之后,就可以下基層去演,在戲劇普及上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中國觀眾和西方觀眾不同,西方觀眾認為看戲是一種嚴肅的精神活動,對中國觀眾來說,戲好像是田間地頭、嗑著瓜子就可以看的,我們打磨好了作品,可以讓它成為觀眾走進劇場的橋梁,讓觀眾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戲。”

  “大戲和國際接軌,小戲和基層接軌。”點評專家、中國田漢研究會會長周光稱大戲和小戲為“兩條腿走路”,專業的、業余的,基層院團、院校團體、群眾藝術館的作品,都可以參加展演。“不同團體,定位、任務不一樣,我們對他們的要求也不同。對專業院團,我們側重看藝術水平怎么樣,他們的一度創作一般比較成形,我們對二度創作要求更高一些。對基層院團、業余團體,還有邊遠地區、小劇種的作品,我們不會過高要求,而以建議為主,盡量幫他們完善文本,以便于更好的舞臺呈現。”

  這次展演中,涌現出許多農村題材,關乎基層百姓日常生活、切身利益的作品。周光表示,區縣級的院團,往往擔負著以作品向老百姓普及政策、宣傳典型的任務,一些作品是受政府指導創作。“命題作文,下功夫也能寫好,我們幫助他們以更藝術的手段去創作這類作品,讓老百姓更容易接受。”

  “國家級、省級院團生產的舞臺精品,出于各種客觀條件限制,真正能到基層演出的不多,基層觀眾看到小作品的機會更多,它們在藝術上提高了,對觀眾的欣賞水平是一種引導,對戲劇藝術也是一種支撐。”周光說。

  “農村題材、老百姓生活題材的作品,最終都要回到農村,回到老百姓身邊,能下得去的作品,在基層是喜聞樂見的。”張華說,這些作品也存在一些共同的問題,比如故事不夠嚴謹、情節走向不夠清晰、人物言行不夠合情合理等,“一個作品能達到什么高度,是創作者自身的思想意識決定的,很難通過點評一下子提高,創作者需要不斷學習,提高自己的思想意識,僅僅教也不夠,還需要有悟性。”“思想意識不夠,可能會創作出一個充滿技巧的不高級的戲;缺乏表現手段,思想再有價值,戲也不好看。提高思想意識、學習創作技巧而不沉迷于技巧,二者缺一不可”。

(編輯:秦蘭珺)
會員服務
波叔一波中特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