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叔一波中特另版|071期一波中特
首頁>文聯要聞

新媒體語境下,曲藝著作權保護需要新思路

時間:2017年12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志勇

  “你在臺上演出,臺下全是手機,你演出的作品總能在各種網絡平臺上找到,這就是今天的新媒體環境,曲藝著作權保護面臨著一個新課題。”著名曲藝演員鞏漢林的一席話,引起不少同行的深思。

  在移動互聯網已經成為生活必需品的當下,包括曲藝在內的文藝創作和傳播面臨著一個全新的著作權環境。12月22日,中國曲協在北京召開新媒體語境下曲藝著作權保護圓桌會議,來自中國文聯、中國曲協的權保部門以及曲藝界和法律界的代表與會,圍繞相關議題展開深入探討。

  自從20多年前接入互聯網以來,我國的互聯網用戶飛速增長,依托龐大的網民數量,網絡文藝的產業規模也蔚為大觀,網絡文藝的發展道路越走越清晰,創作和盈利模式也日趨成熟,在“網絡是重中之重”的時代,網絡文藝也成為國家文化政策的關注焦點。這既為曲藝的繁榮發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但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一些法律上的困惑。

  在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耿波看來,部分曲藝作品具有文化遺產的性質,難以適用現有的著作權法,尤其由于新媒體的興起,塑造了一個不同以往的網絡邏輯。“經濟收益是著作權比較核心的問題,但是一個作者的說唱作品被無數人翻唱、‘喊麥’,成為一個網紅之后所獲的廣告費遠大于進行維權所獲的補償,探討新媒體語境下的曲藝著作權保護,不得不考慮網絡空間的‘共享’制度。”

  相聲演員李寅飛表示,他們和喜馬拉雅廣播平臺有合作,將部分新創作的相聲作品免費提供給喜馬拉雅,通過“粉絲經濟”模式取得了一些成績。“但相對影視著作權交易的成熟,曲藝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比如如何細化曲藝作品的版權登記細則,如何建立曲藝作品的價值評價體系,如何與法律機構和媒介平臺對接,等等。”

  “從近年的情況看,文藝的發展是和新媒體技術緊密結合在一起的。”中國曲協權益保護法律服務志愿者、浩天信和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朱玉子表示,很多人看演出都喜歡發朋友圈,但在朋友圈里傳播的作品,總的來說還屬于“合理使用”的范疇,此外,大家比較關注曲藝作品被上傳到一些網站怎么維權,這還要看網站的定位是平臺還是內容提供者,定位不同也會造成維權方式的不同。

  專家認為,曲藝領域的著作權問題主要是合同糾紛和侵權糾紛,侵權事件的出現領域既在行外,也在行內。與會曲藝作者和曲藝演員表示,侵權事件確實不少,“有的不打聲招呼”,作品就拿去用了,有的甚至就是直接的抄襲,對于這些,很多曲藝人都選擇“忍了”,或者私下溝通解決,誰都不想打官司,因為成本太高。

  為此,中國曲協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主任岳運生建議,中國曲協作為曲藝界行業組織,一是可以建立一套完善的行業體系,實現自律維權,二是可以成立一個調解中心,達成具有法律效力的調解結果,最終的目的是形成依靠機制來保障著作權。

  據了解,除了中國文聯權保部之外,中國曲協、中國民協、中國攝協、中國美協等也都成立了權保部門,著力在文聯系統中建立覆蓋全國的文藝維權機制。“近年來,新媒體成為新的語境,文藝的創作和傳播門檻降低,大量的文藝工作者從事著艱辛的創作活動,若無法律的保駕護航,就會對整個文藝生態造成傷害。”中國文聯權保部主任暴淑艷說。

(編輯:秦蘭珺)
會員服務
波叔一波中特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