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叔一波中特另版|071期一波中特
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創造科幻電影的“中國經驗”

時間:2019年04月0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 成
0
創造科幻電影的“中國經驗”
——導演郭帆與專家對談《流浪地球》和電影工業

  電影《流浪地球》劇照
  ◆科幻的內容如此浩渺,深刻揭示了人類前景、地球前景,其所觸碰的認知邊界、情感邊界、命運邊界是一般的文學達不到的,科幻文藝作品在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三個方面的表現具有深刻的啟示。
  ◆所謂電影工業,是科技水平、電影工具、管理方式、組織方式的系統性概念,并非僅僅指制造能力。
  ◆伴隨著中國人工智能、基因編輯等科技的迅速發展,對人類生存與命運的影響,如何在今后科幻電影中提出、表現、回應,都是非常值得探討的問題。
  作為一部標桿性國產科幻電影,《流浪地球》迄今獲得46億元票房,“除了顯而易見的商業價值,《流浪地球》還具有很大的文化價值,并在電影工業生產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具有原創性、本土性和國際化特點。”3月27日,在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藝術研究所主辦的第23期“影視大講堂”上,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所所長、研究員丁亞平如是說。《流浪地球》導演郭帆同與會的專家學者進行學術討論,探討了這部影片的藝術價值、文化價值、社會價值以及對電影工業發展所帶來的積極影響。
  本來、外來和未來合力鑄就《流浪地球》
  “科幻的內容如此浩渺,深刻揭示了人類前景、地球前景,其所觸碰的認知邊界、情感邊界、命運邊界是一般的文學達不到的,科幻文藝作品在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三個方面的表現具有深刻的啟示。”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韓子勇表示。
  《流浪地球》的誕生也是在本來、外來和未來三個“來”的關系中不斷協調、平衡,進而成為帶有中國經驗,又表達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訴求的作品。
  郭帆講道,《流浪地球》從2015年中旬開始拍攝,直到上映前兩天還在做4DX動態座椅的設置。現在,郭帆仍在各地奔走,他希望做進一步調研、總結,把《流浪地球》的拍攝得失、傳播經驗,系統地整理出一本“寶典”,然后公開分享給同行,讓同行能夠避開科幻電影拍攝的“雷區”,提高工作效率和作品的完成度,進一步推動中國科幻電影整體水平的提高。
  在《流浪地球》的拍攝過程中,郭帆較深的感觸就是,電影工業的缺失,要靠人力來彌補。“我們拍失重戲的時候,沒有足夠資金和經驗使用電動威亞,還是用傳統的方式吊威亞,吳京有20多年的動作戲經驗,對他來說,吊威亞不是難事,但是當他穿上六七十斤的宇航服吊,就非常辛苦了。與吳京對戲的俄羅斯演員沒有動作戲經驗,有的戲他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壓在吳京身上,威亞一吊就是七八個小時。威亞放下來的時候,吳京的手臂都是腫的,大腿根都磨爛了。”郭帆說。
  同時,郭帆認為,科幻電影雖然與電影工業關系緊密,但工業并非是核心,“我們和好萊塢談合作,他們不會強調特效,總是先問是什么故事、人物是什么、情感是什么,因為好萊塢不缺工業元素,所以他們從不會特意強調電影工業。我們缺失電影工業,所以我們會格外重視”。郭帆認為,所謂電影工業,是科技水平、電影工具、管理方式、組織方式的系統性概念,并非僅僅指制造能力。“我們制作硬件的能力并不差,但是假如我需要一個尖端的汽車工程師,他決不愿意跟組半年,這是我們作坊式的電影制作方式決定的,因為他來我這兒跟組,他的工作怎么辦?我們又無法從根本上解決他生活上的后顧之憂,讓他全身心地參與我們的創作。所以,我認為我們電影工業的缺失,不是說我們的制造能力不行,而是我們找不到專業的部門或人來干對標的工作。”郭帆還舉例,電影從業人員對新的電影制作方式本能地抗拒,因為新的系統需要花時間去學,比如場記對先進的系統比較抗拒,更喜歡用傳統的紙質媒介記錄工作進度,在郭帆的勸說下,場記才接受了新的場記系統和方式。而類似的因為經驗不足以及科學組織方式、管理方式、生產方式的欠缺,都給《流浪地球》的拍攝帶來了不少麻煩。在郭帆看來,《流浪地球》劇組的7000人,經歷了這個項目的歷練,真正為行業和電影工業帶來的是觀念、制作和管理方式的更新。
  郭帆坦言,《流浪地球》有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訴求,“外星人、怪獸、超級英雄在中國并沒有文化土壤。《變形金剛》是根植于美國汽車文化的,因此,美國觀眾看到汽車能變形,他們的興奮感,我們是無法體會的。相對而言,我們對自行車文化更熟悉,汽車也是近些年才開始在中國人家里普及的。我們在做《流浪地球》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汶川大地震’中的志愿者、軍人的集體形象,中國人對這些群像是認同的。”
  在美學層面,郭帆及其團隊認為,中國歷史缺少第一、第二次工業革命的現實和歷史基礎,如果影片中出現大量帶有機械感、科技感的東西,觀眾是有陌生感的。“我們作為看客看好萊塢的科幻電影沒問題,但是當它與中國人的審美經驗結合起來,如何讓人信服就很棘手了。中國綜合國力的提升和科技的迅猛發展,讓科幻有了現實基礎,比如‘玉兔’登陸月球背面的新聞與現實,讓中國人有了觀看、拍攝科幻電影的時代語境。在拍攝過程中我們參照了很多蘇聯重工業風格的形狀、顏色、質感設計,因為歷史的原因,這些元素是中國觀眾更熟悉的。”
  觀照文化內涵、社會心理乃至科技與人互動問題
  在對話環節,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所副所長、研究員趙衛防認為,近年來《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等一系列現象級的電影,一方面有很高的藝術成就,另一方面都帶有強烈的文化向心力,這兩點已經成為打造全民現象級影片的標配。
  對于中國科幻電影該如何進一步發展,如何從文化內涵、社會心理乃至科技與人的互動方面觀照新問題,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所研究員孫承健認為,美國科幻電影對“后人類”語境下的人類命運和發展有著強烈的焦慮感。而伴隨著中國人工智能、基因編輯等科技的迅速發展,對人類生存與命運的影響,如何在今后科幻電影中提出、表現、回應,都是非常值得探討的問題。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秦喜清對此表示認同,她認為,在劉慈欣原著中被高科技改變的人類社會和倫理關系,在電影版中都被改寫了,在中國科幻電影未來的發展以及與世界對話的過程中,這些問題都需要關注。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演員張曉龍則從自身從藝經歷來理解《流浪地球》,“片中的演員,像李光潔他們都是我的學生,我對他們很熟悉,但我看《流浪地球》時一點沒因為他們的日常形象干擾而跳戲。《流浪地球》給演員更多的是信念,現在演員演戲有很多自說自話的情況,尤其是年輕演員,他們不會考慮對方的感受,比如對方怎么接臺詞等,但是《流浪地球》讓人感受到信念,大家愿意為了實現信念而努力。”
(編輯:邱茗)
會員服務
波叔一波中特另版 电子官网游戏 鱼丸游戏 奔驰宝马 电子投注单是真的吗 电子投注单怎么投 欢乐生肖平台哪个好 在线21点安卓版 SG飞艇杀号计划 双色球投注单详解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今天 二不同直选